小仙飞(= ̄ω ̄=)

我不是怂!我只是从心!

无题(1)

    阳光穿过了安迷修的身体,斜射到地面上。

   安迷修笑了,泪水静静从脸颊滑过,滴下来,消散在风里。

   雷狮伸出手,试图抓住他,但仅仅握住了空气。

   安迷修静静的、悄悄的随风逝去了。

   那天,雷狮失去了全宇宙最爱的人。

   骑士已经驾着马走了,海盗必须坐着船去追了。

………那啥……有太太可以画不…(。í _ ì。)

撞邪(1)

我的目标是!既然写不出糖!那就!!那就!!!!凉拌吧……qwq

  1.安迷修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有点精神错乱,他每次洗完脸下意识抬起头看向镜子时,总是在镜子里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后,当他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时,那身影却消失了。安迷修只得告诉自己,可能是一时眼花看错了,便也不太在意。

  2.安迷修觉得自己不是精神错乱,而是撞鬼了。晚上回家,走到楼下,居然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窗户旁,屋子里的灯也闪个不停。他一鼓作气冲上楼,用钥匙打开门,一刹那灯也停止闪烁,一切好像都没发生,只是窗户上沾了些血迹。

  3.第二天他就向老板请了假,准备回老家找到把自己养大的师父。他安迷修虽不是什么迷信之人,可这几天发生的事真是把他吓到了,还是回老家找到师傅问一问比较稳妥。

4.师父虽然把他从小养到大,却从没让他叫过“爸爸”“父亲”之类的词,安迷修只得叫他师父。师父为人很温和,待人彬彬有礼,安迷修就是在他师父身上继承到了这一点。

5.师父虽然很有学识,但却迷信,老家有人撞邪什么的,都来找他。每每有人找他驱邪时,师父总是让安迷修出去和其他孩子玩,等他叫安迷修回来时,安迷修才可以回来。虽然师父迷信,可安迷修却不,他总是不相信有什么鬼啊神啊之类的,但这次真的降临到他头上了,也不得不暂时相信这一说,去匆匆忙忙的找师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
大概是个坑(嗝)

参考有√

私心瑞嘉

嘉德罗斯多可爱!

我明白我手残已经治不好了qwq

困到模糊=_=不要在意那些细节(我手残的)
私心雷安

“年幼的国王在等待着他的骑士”

“那他最后等到了吗?”

“……也许等到了?也许没有……”

我……一定可以画完的!为荒川打call!!!(线稿也放飞自我)

身子画小了,这就是不画草稿的后果,人体一如既往的废😂😂

“叮”
您定的瓦肯团子已到货,请确认签收

………半个小时产物

不知道起什么名字

ooc预警
小学生文笔
超短篇

雷狮点燃了一支烟,跳动的火苗在黑暗中很刺眼,半晌,他吐出一口烟雾,说:
 
  “人总是会变的,安迷修。这么多年,我却没见你变过。”

  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,也许是默认,也许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  
   “这么多年…我也变了,变得不再那么疯狂了,我已经失去太多了…卡米尔、帕洛斯、佩利……倒是你,一点都没变,还是那样。”

   安迷修没出声,他隐隐约约觉得,雷狮可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 雷狮站起身来,把烟扔到地上,用脚踩灭了,把冷流和热流放到安迷修脚边

  “你那两把心心念念的破刀我帮你找回来了,好好看着吧,别再像上次一样丢了”

   “再见了安迷修再也不见了”

    雷狮走了,太阳悄悄升起来了,阳光照在安迷修身上,从他身上透过去,安迷修站在他自己的墓前,笑着笑着便哭了